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文史天地 » 名作欣赏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文史天地 » 名作欣赏

雁翼诗歌精选集

1、致馆陶

 

        我又来了,又来了

        穿过万里的风云,

        从遥远的开花的南方,

        来探望你卫河岸上的小镇。

  

        我常常凝望着地图,

        久久思忖,

        那如麦粒一般大的黑点呀,

        给了我多少的欢欣。

  

        我又来了,又来了,

        忍不住喜泪滚滚,

        你又变了,又变了,

        变得叫我更加醉心,

        一条新的大街,

        伴着更新的人,

        多少新的树呀,

        争着去做梁做柱!

  

        我又来了,又来了,

        是什么扭着我的心!

        呵,你送去了多少儿女,

        去推动革命的车轮,

        有的常常回来,

        带给你远方的喜讯,

        有的呵,不再回来了,

        为了后代的子孙……

  

        我又来了,又来了,

        我的亲爱的母亲,

        为了把你的思念,

        加重、加深,

        为了爱呀,

        也为了恨,

        来了,我又要回去,

        把磨利的匕首投向敌人!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改于重庆

 

        2、再回馆陶 ·(浣溪沙)

 

        不见了路窄屋矮,

        迎我是楼高树外,

        汽车成队去又来。

  

        馆陶公主又复活,

        陪着夫君作买卖,

        新街旧城忙发财。

                                                              一九九三年九月于馆陶

 

         3、馆陶人心里的河

 

        满腹的难理难顺的感情,

        离别馆陶才明白,

        全是卫河神奇的浪影。

  

        美丽的卫河水,

        并没有断流,

        都潜藏在馆陶人的心中。

  

        才有菜畦样的田野,和

        灯柱如树般的新城,

        向村镇交流着耿勇。

  

        心里的卫河是不会断流的,

        如果断流了,历史会荒芜!

        日月也会失明!

  

        我才放心的再一次远走,

        怀揣着母亲河的恋情,

        设计再回来的日程。

                                          一九八五年十月八日离开馆陶的汽车上

 

        4、卫河怨 ·(浪淘沙)

 

        别时水扬波

        柳丝拂面

        归来河床枯草满

        不闻蛙鸣兔乱窜

        天咒人怨

  

        假如我有权

        定炸山坝

        下令黄河放天水

        还故乡千里白帆

        鸟唱人欢

                                                             一九九三年九月于馆陶

 

        5、题给一棵桃树

 

        我出征的时候,你才刚刚发芽,

        在我们相别的日子里,你已经长大。

        今天,我看见你满树的红红的果实,

        我怎能够不含泪想起她。

        记得,在一个初春的早晨,

        我们共同把你——蜜桃的种子埋下,

  希望我们的幸福,象你一样天天生长,

  希望我们的爱情,象你一样结果开花。

  

  就在你刚刚钻出土层的那天晚上,

  敌人用排炮把我的故乡轰炸,

  我带着仇恨和爱情奔向战场,

  她怀着坚强的信念留在家乡。

  

  战壕的夜里,我在天空寻找她的眼睛,

  多少个冲锋后的梦里,我与她见面、说话。

  今天,我胜利地回来了,桃树呀,

  只见你美丽的身姿,却看不见她。

  

  桃树啊,请告诉我,我的爱人

  怎样地为你浇水、拔草?

  她又是怎样地为保卫你和故乡,

  抡起扁担,猛力向敌人劈打!

  

  当匪徒第二次向她扑来,

  她又是怎样用剪刀,把匪徒的眼睛刺瞎!

  当匪徒向她发出那致命的一击,

  那罪恶的铅弹呀!是不是使她立即倒下?

  

  啊桃树,请告诉我,她倒下的时候,

  托你给我留下了什么话吗?

  不要只望着我的眼睛发呆,

  亲爱的桃树,你说吧,说呀!

  

  她把忠诚的爱情献给了故乡,

  她美丽的身体,就在你的身边埋下,

  桃树呵,你能不能将我的爱人唤醒,

  你能不能代替我的爱人说话……

                                                                 一九五六年九月于馆陶

 

  6、静静的大运河

 

  静静的静静的大运河,

  看不见你一丝的波纹……

  那看不见的波纹呵,

  冲击着你儿子的心。

  你虽没有悬崖和峡谷,

  也没有瀑布的飞迸,

  日本强盗的刺刀呵,

  曾布成密密的森林,

  美蒋匪徒的炮火呵,

  曾掀起漫天的乌云。

  

  静静的静静的大运河,

  看不见你一丝的波纹……

  那扬帆而去的船队呵,

  那鸣笛而来的汽轮。

  战士们砍伐了刺刀的森林,

  战士们扫清了炮火的烟云,

  在那些日子,可曾想过?

  今天这美好的早晨:

  水车在叮当的唱歌,

  蓝天飞翔着鸽群。

  

  静静的静静的大运河,

  看不见你一丝的波纹……

  那舞镰割谷的哥哥呵,

  那弯腰拾棉的姊妹们,

  那摇鞭赶车的伯伯呵,

  那含笑送饭的母亲,

  在这美好的早晨,可曾忘记?

  那战火纷飞的黄昏:

  父亲战死在沙场,

  儿子又去撕拼!

  

  静静的静静的大运河,

  看不见你一丝的波纹……

  大运河上的兄弟们呵,

  我共过患难的乡亲,

  可不能让我们的眼睛,

  染上半点灰尘;

  那占有欲的魔鬼,

  可化装成如“花”的美人,

  幻想用刺刀尖下的黄昏,

  换走这美好的早晨。

  

  静静的静静的大运河,

  看不见你一丝的波纹……

  大运河呵,大运河,

  我共过战斗的亲人,

  让我们把过往的话题,

  重新思忖:

  我们战斗,我们厮拚,

  究竟要创造怎样的乾坤?

  究竟要把怎样的生活,

  留给后代的子孙!

  

  静静的静静的大运河,

  看不见你一丝的波纹……

  那看不见得波浪呵,

  冲击着你儿子的心……

                                                         一九六二年十二月改于重庆

 

  7、运河帆情

 

                   

  从我的眼睛有了光感的那一天,

  就观赏着运河的帆。

  悠悠向北,

  悠悠向南,

  在长长的柳丝中隐没,再现。

 

                   

  隐没在华北平原的帆影,

  又再现在江南平原。

  可是从我的家门口漂来?

  ——穿过五十年

  动乱的云烟。

 

                   

  像戏台上智者手里

  那把折叠扇,

  打开又叠起,

  叠起又打开,

  藏着多少神机妙算?

 

                   

  从吴王夫差开挖运河起,

  帆,帆就在南北中国不断地扇,

  但天上的云,

  地上的烟,

  并没有扇散。

 

                   

  只扇起了历史的尘沙,

  在两千年时空中漫卷,

  运河古道呵,

  淤平了多少次?

  又重挖了多少遍?

 

                   

  这一切,风的手,

  都写在帆上了。

  像画家的笔,

  把征战故事,

  画上了扇面。

 

                   

  于是,五十年我苦苦地读着,

  帆上那无色的画卷,

  有时令我悲愤,

  有时令我感叹,

  有时令我讨厌。

 

                   

  但有的,我仍然没有读懂,

  因此,常常失眠。

  像一堆残缺的乱纸,

  不知哪真哪假,

  哪正哪反?

 

                   

  也许,秦始皇点起的焚书之火,

  烧的年代太久,

  ——烧毁了许多风写的扇面,

  历史变了,

  互不相连的碎片。

 

                   

  于是,我产生了一个幻想,

  幻想变成风,

  但不是把熄灭的火吹燃,

  而是把古老的帆吹进历史博物馆。

                                                                          一九八五年五月

 

  8、故乡,我欢畅而忧郁

 

  故乡,我不敢隐瞒,在你面前

  我感到欢畅,同时又怀着忧郁。

  

  多么高兴,面对几百名

  红领巾讲我如他们一样的年纪,怎么样火线杀敌

  

  我又是多么痛苦,

  望着吃公粮的人训斥吃自种粮的老者,

  我竟只有叹息。

  

  我是多么勇敢,只身

  在鬼子的刺刀下穿过

  ——怀里揣着我军的机密。

  

  我又是多么怯懦,一个少女

  被嫁给她不爱的男人,

  我只有沉默的望着她哭泣。

  

  故乡,我已经变成老人了,

  而你,似乎还在摇篮,你

  何时长能长大,学会自理?

 

  9、妈妈

 

  说不明白,为什么年过半百,

  还常常思念母亲。

  闭上眼睛就看见,

  她那紧抿的嘴唇,

  宽宽的额上的深深的皱纹,

  鬓角雪一样的白发,

  还有,那会说话的眼神。

  

  也许,她生前我没有尽应尽的孝道,

  心灵上留下了悔恨。

  也许,她升天的灵魂,

  还挂牵着儿子的命运,

  悄悄的,悄悄的,

  抚摩着我受伤的心,

  给我安慰,伴我思忖。

  

  也许,我的工作太繁太重,

  忧虑力不胜任。

  不不,我不是见难而退的性格,

  却偏爱迎难而进,

  就是最难舍离的母爱的少年时代,

  炮火后的梦里,

  也没有母爱的觅寻。

  

  或许,是我的心疲倦了,

  疲倦于勾心斗角的围困,

  象一只小兔子,

  在人事关系的罗网里逃奔。

  累了,幻想一片安全的住所,

  那就是,温暖的母亲的心。

  

  是的,母亲的怀抱,

  是一片永世的光明的春。

  在黑暗的守房里,

  常常梦见母亲的手,

  理着我又长又乱的头发,

  微笑着——

  像明月一轮。

  

  后来,我才知道,

  十年,母亲一直病着,

  支持她活下来的,

  并不全是药品和银针,

  而是我的灾祸,

  还有,那说不明白的,

  对于命运的信心。

  

  而当我含着胜利的喜泪,

  赶回家看望,

  她却意外地闭上了眼睛,

  放心的走了,

  手里还紧紧握着,

  我那封短短的电文。

  

  我望着她平静的脸,

  像读着一部历史——

  那弯曲、交错的皱纹,

  便是我坎坷道路的缩写啊,

  因此,每当我忧闷难思,

  便想起母亲——

  我心中光明而又坚韧的神。

 

  10、生日里,我想……

 

  该诗以英文、日文、希腊文等分别刊登在英国、日本、希腊等不同的报刊上。并镌刻在了祖辈墓地的父母的墓碑上:

  五十五年前的今夜,母亲,

  正忍受着难以忍受的阵痛。

  再过十二个小时,我就诞生了,

  ——世界又多了一个饥饿的生命。

  当然,我难猜那时候的她,

  是高兴多于痛苦?是痛苦多于高兴?

  母亲只是后来才告诉我,

  我诞生的前五分钟,

  她还摇着纺花车,计算着,

  下一匹布月底能不能织成。

  她还讲过,生我的第三天她就纺线了,

  血,把蒲团子尽都染红。

  

  因此,每当我的生日来临,

  心里便响起了纺车的嗡嗡声。

  魂便被震撼的发颤了——

  一笔过重的恩债,

  总是想着报答,

  又总是忘情,

  一直到她的死,

  我也没有来得及去尽孝守灵。

  虽然,我知道她会原谅我,

  ——轻于了她,重于了革命。

  但我不是一个不孝子,

  每当想起,梦里常常哭醒。

  

  啊啊,只有在梦里,

  才有时间痛哭她几声。

  行军,

  打仗,

  被改造,

  挨斗争……

  可以告慰的是,

  为了使她的痛苦不再加重,

  我用了许许多多的假话,

  向她隐瞒了我不幸的真情。

  甚至,在劳改队里给她写信,

  也要造一个其他单位的信封。

  

  据说,她断气合眼的时候,

  脸上异常的平静——

  甚至还有几丝满足的笑容。

  她相信着她儿子的命运,

  安全而且有幸。

  只是因为工作太忙太重,

  才没有亲自给她送终——

  她把革命和儿子,

  完全看作成了一回事情。

  也许,正是为着这一切,

  我才把恩债和赤诚,

  全部的交付给了人民,

  来保持她心灵永恒的平静。

                                                       一九八二年旧历五月十一日午夜

 

  11、乡梦

 

  梦里,母亲的坟,馒头形的一堆黄土,

  无限的扩大着,

  包括坟上的草,草间的花。

  

  我自己却缩小了,缩成了娃娃,

  一丝不挂,

  在母亲胸脯上爬。

  

  是寻找奶吃吗?

  那草那花上的露水珠儿,

  滴进了我的嘴,好甜好香呀!

                                                                         一九八五年

  

  12、我是一堵墙

 

  我是一堵泥土垒成的墙

  立着,任人用谣言涂抹

  管他们用白用红用黑

  我并不想反驳

  因为我自己有我自己的颜色

  并且有着自己的职责

  ——夏挡烈日

  ——冬挡风雪

  就是被众手推倒

  泥土仍然是泥土

  不会改变质地

  照样营养禾苗

  献花献果……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于上海

 

 

  13、窗

 

  也许,是可怜那窗外雪花的孤胆单,

  屋里的炉火也开了花,紫蓝紫蓝。

  也许,在我睡熟了的时候,

  火花和雪花进行了甜蜜的会面,

  你看,玻璃窗叶上还留着,

  它们的唇印几点,笑影几片……

                                                                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于馆陶

 

  14、高高的院墙还在

 

                  

  那一堵高高的院墙还在,如碑

  没有文字,胜有文字

  记叙着一支人世间少有的歌

 

                  

  四十年后我来重读,才发现

  有几分钟的时间被模糊了

  还有,人生中最美丽的几个动作

 

                 

  这高墙是搭着人梯越过的

  越过枪弹呼喊着的死亡

  越过一种伟大的自我

 

                 

  你的肩头托着他的脚,你的高度

  消失了,汇合进他的高度

  他的高度才获得了火中的闪烁

 

                 

  踩着战友的肩头向上爬的

  并不全是夺取权力的宝座

  那时候,高处只有吞没生命的火

 

                 

  看不见碑文似乎还有许多

  后来人啊,你们细心的读吧,带着

  你们的阅历和你们的思索

                                                                 一九八五年七月于邯郸

 

  15、铺着露水珠儿的小路

 

                      

  铺着露水珠儿的小路,弯弯曲曲

  送我走了,

  又接我归来。

 

                 

  一个和尚头的少年,走了。

  带回来的,难道,

  只是一头白发?

 

                  

  走时,那晶盈的露珠,我知道

  温柔的表白着希望。

  现在,又是什么样的心思?

 

                       

  故乡在我眼里,如一位

  返老还童的女人,

  成熟里丰满着媚艳。

 

                  

  我在故乡眼里,又是

  什么样的形影?

  我不忍说出口。

 

                  

  只有露珠温柔的凝目,

  泪水般滋养着

  再不会成熟的梦景。

 

                  

  曲曲弯弯的小路,又会含着泪

  送我再走。但不知道

  还有没有接我再归的日子。

                                                             一九八五年七——十二月

下载附件:

     

     

     
    冀ICP备05002795号     地址: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学院北路530号    邮政编码:056005
    版权所有©邯郸学院